由于医托违法成本低

2021-01-05 09:31

北大深圳医院副院长聂国辉说,由于目前还没有法律对“医托”行为进行制约,抓到“医托”后,医院也主要是对他们进行教育,而派出所的民警也只能进行笔录,不能进行处罚,这也成为医院很头疼的问题。

而此时,另一个同伙就假扮患者,也走过去加入游说的行列,说自己以前也得了同样的病,就是找那位“专家”治好的。于是,一些不熟悉情况的患者就被这些“医托”带到一些小诊所、民营医院或者黑诊所去看病了。

每天早上7时多,一些“医托”就徘徊在北大深圳医院门诊大厅里,五、六人一伙,专门找一些外来劳务工患者下手。“几个人先围上去,询问打听患者要挂号的科室和医生,然后告诉患者说自己跟医院很熟,要看的医生今天不在医院上班,就给患者介绍外院的专家。”北大深圳医院保卫科相关负责人昨日介绍说。

广州日报讯 (记者鲍文娟 通讯员陈惠燕)从5月开始,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开展了打击“医托”的专项行动。记者昨日从该院获悉,近半月以来,医院联合派出所的民警共抓获了6名“医托”嫌疑人,代理挂号嫌疑人8名,较好地维护了医院的就医秩序。

由于深圳优质医疗资源的缺乏,“医托”现象在一些大医院比较多见,然而,由于“医托”违法成本低,导致深圳各大医院的“医托”也是屡禁不止。

记者从近日的通气会上获悉,今年5月初开始,莲花派出所和医院保卫科就联合展开了打击“医托”的专项行动,专门成立了专项行动小组,穿着便衣,化妆成患者或患者家属,在人员较密集的科室等候区进行伏击观察,现场取证确定“医托”嫌疑人。据介绍,近半月以来,医院安排便衣队员在门诊大厅等重点部位伏击,共抓获“医托”嫌疑人6名、代理挂号嫌疑人8名。

这些无资质的诊所或者医院经常是看病人的钱包治疗,尤其是以开药为主。“如果患者有800元,就开700多元的药。”该负责人说,所开的这些药多是对治疗疾病没有作用的,不担没把病治好,反而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期。